文字 patron No comments

躺在威廉达菲农场的吊床上

我头的上方
一只青铜色蝴蝶
酣睡在黑色树干上
犹如树叶
在绿影中随风摆动

空屋的后面
沿峡谷往下的方向
不绝如缕的牛铃声
渐渐地飘向了午后的远方

我的右手边
两颗松树间的阳光牧场上
去年马拉的粪便
已经被晒成金黄色的石头

夜幕来临
我往后靠了靠
一只雏鹰
在空中盘旋
寻找着回家的路

我已经虚度了一生

By James Wright [肇春来译]